未标题-2.jpg
盛通彩票 > 中经旅游滚动新闻 > 正文

气候变暖 “看海”还是抗旱

2020年03月31日 09:32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   

  去年,一则有关“我国西部正在变暖变湿”的新闻刷屏:西北地区一些干涸多年的湖泊再现碧波,荒芜的戈壁逐渐显现绿色,降水量出现增加趋势,一切似乎都在宣告,西北地区正在变暖变湿。

  3月23日是世界气象日,今年的主题是“气候与水”,有关“变暖变湿”现象的讨论再次引发关注。暖湿化趋势的出现,真的能缓解西北干旱地区的缺水问题吗?按照国家气候中心气候服务室正高级工程师肖潺的说法,一个地方水资源的重要来源就是降水,因此,气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地方的水资源禀赋。

  不过,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尽管气候变化正在改变着全球和中国的水资源,但具体到某一区域的变化,还要结合自然因素的影响。

  “对于区域的气候,特别是对我国,不仅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,而且也有自然因素造成的明显变化,比如南涝北旱,比如西北干旱区局部呈现暖湿化趋势,但它本身还是一个干旱和半干旱的气候带。”丁一汇说。

  要搞清楚这一切,还要从气候变暖说起。

  气温再创新高,只是时间问题?

  肖潺说,气候和水与我们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,适宜的气候和适量的水资源,即人们所说的“风调雨顺”,是生产生活的必要条件。

  当然,如果天气气候的变化范围超过了正常波动的上限或者下限,就会出现极端天气气候事件,极端气候事件的发生往往伴随着较大的社会影响。肖潺以降水为例,降水过多会带来暴雨洪涝,危及房屋、土地、农田甚至生命安全,而降水过少则会带来干旱,影响作物生长甚至人畜饮水等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要破解水资源的难题,首先要了解气候问题。肖潺说:“全球变暖是当前气候变化的主要特征。”

  前不久,世界气象组织发布了《2019年全球气候状况声明》,其中提到,2015年至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“最热的5年”,2010年至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“最热的10年”。自20世纪80年代,每个“连续10年”的气温都比1850年以来的“前一个10年”更热。

  这其中,离我们最近的2019年,则是有仪器记录以来“温度第二高的年份”。2019年结束时,全球平均气温比工业化前高出了1.1℃,仅次于2016年创下的纪录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该声明序言中提到:“我们已偏离了实现《巴黎协定》所要求的1.5℃或2℃目标的轨道。”

  “鉴于温室气体水平持续上升,全球变暖仍将持续。”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佩蒂瑞·塔拉斯则明确地表示:最近10年的预报表明,未来5年全球气温可能会创下新的年度纪录,“这只是时间问题”。

  气候变化引发很多问题,比如温室气体浓度持续升高,海洋生态系统破坏严重,甚至“热浪致千人非正常死亡”“严重蝗灾威胁粮食安全”“近2200万人将成‘气候难民’”“干旱引发澳大利亚严重林火”都和它息息相关。

  至于水资源,自然也逃不出气候变化的“手掌心”。比如,对升温最为敏感的冰冻圈——水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,就在遭受持续的影响。

  肖潺说,受全球变暖的影响,全球许多区域的冰川持续退缩,高纬度地区和高海拔山区的多年冻土层变暖并不断融化。1971年以来全球山地冰川普遍退缩,平均每年减少的冰量接近2300亿吨。

  我国也不例外,20世纪50年代以来,我国西部冰川总体呈萎缩态势,年均面积缩小243.7平方公里,特别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,我国西部大多数冰川处于快速退缩趋势。

  变暖变湿=不再缺水?

  气候变暖后,冰川加速消融,造成湖泊显著扩张、河流径流增加……地球上的水资源是否就会增加了?

  问题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从冰川消融本身来看,国家气候中心气候变化室正高级工程师许红梅说,短期来看,冰川消融增加了湖泊和河流下游水量,但从长期来看,冰川处于亏损状态,会导致冰川水资源减少甚至枯竭,那么以冰川融水补给为主的河流,特别是中小支流将面临逐渐干涸的威胁,进而影响下游的径流和水资源。

  这也是中国科研团队持续进行青藏高原科考,研究“亚洲水塔”的一个重要原因:冰川加速消融将改变地区水文地质条件和地表孕灾环境,增加冰湖溃决、冰川泥石流等灾害发生的频率、规模和复杂性,而“水塔”对河川径流的“削峰填谷”作用也将减弱。

  从气象学来分析,结果同样是“复杂的”。丁一汇说,在气候变暖的影响下,全球性水循环加强,全球降水,特别是中纬度降水在快速增加;相应地,全球大气湿度也在增加,更加潮湿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“变暖变湿”,不过,这只是气候变暖影响水资源的一个特征。另一个特征,则透露了“哪些地方会变暖变湿”。

  丁一汇以全球为例,全球气候带正在发生着变化,主要特点是热带地区上升运动在加强,副热带地区下沉运动也在加强。这意味着,中高纬地区降水增加,热带降水增加。

  换句话说,就是原本降水多的地方“降水更多”,而副热带干旱少雨地区“降水则在减少”,即气候变化之后,正在向干旱化趋势发展。

  “这就是所谓的‘干者越干、湿者越湿’——这是气候变化造成全球水资源改变的另一个特征,也是其主要特点。”丁一汇说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全球没有一处能“独善其身”。

  丁一汇说,气候变化也正改变着我国的水资源:从1961年开始,我国的降水量基本在不断增加,最近一二十年,增加非常快,这符合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水循环的结果。

  但有意思的是,丁一汇从近几十年观测资料发现,我国西部地区干旱程度在减弱,大部分地区变暖变湿,也就是所谓的“暖湿化”。

  他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展示了一张中国年干旱日数“变化”趋势图,从中可以看到,西部地区基本都是蓝色,这就代表干旱程度在减弱,是在变湿。

  “当然,降水和湿度在增加,并不是说就改变了气候类型。”丁一汇说。

  有的依然干旱,有的却要“看海”?

  在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季风系统研究中心副主任魏科看来,一个地方的干湿状况取决于多个因子,最主要的参数是降水量和蒸发量。因此,衡量一个地区的干湿变化,并不是简单基于降水,而是要综合考虑降水和蒸发的共同作用,考察干湿指数的变化情况。

  他说,西北西部的大部分地区降水与潜在蒸发相差一个数量级,属于极端干旱区域,降水增加只是意味着极端干旱状况的“些许缓解”。

  南涝北旱也是我国一大特征。丁一汇说,我国是季风气候,季风的强弱分布和推进会影响雨带变化,南面降水偏多,北面降水偏少,这样会造成北方水资源短缺,也就是形成季风区南涝北旱。对此,我国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南水北调,这也是国家为适应气候变化所作的努力。

  在他看来,全球和区域水资源变化既相同,又有不同。相同的地方就是降水都在增加。但从区域来看,我国在东部季风区是南涝北旱,西部是暖湿化,除了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外,还受到海洋等自然因素的影响。

  “气候变暖还会导致降水结构出现变化。”肖潺以我国为例,近50年来,我国年平均雨日总体呈下降趋势,主要是小雨日数减少比较明显,而暴雨日数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呈现增加趋势。

  “雨日特别是小雨日数减少,意味着干旱风险的增加,而暴雨日数的增加,意味着短历时强降水事件发生的频率在增加,城市内涝等风险会增加。”肖潺说,每年夏季,许多城市因为强降水而导致“看海模式”,就是全球变暖背景下,与降水相关的极端事件增加的表现。

  这就不得不提气候变暖引发的另一个问题:全球海平面上升。

  国家气候中心灾害风险管理室正高级工程师刘绿柳说,近25年来,全球海平面上升速率达到3。15毫米/年。其中,2018年全球平均海平面比2017年上升了3。7毫米,是有观测记录以来的最高值。

  “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海洋变暖使得自身扩张,二是冰川融化加剧导致海水增加。”刘绿柳说,海平面上升会给沿海地区经济社会、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等方面带来巨大挑战。

  当然,还有一个可能被“城里人”所忽略的后果,就是海平面上升将海洋咸水推向淡水含水层,造成海岸侵蚀加剧、咸潮出现几率增加。刘绿柳说,这将影响沿海地区的水安全,还会加重沿海地区台风、风暴潮灾害。

  每每谈及这些问题,就会有人提出那句从我做起、从当下做起的呼吁:“全球变暖,人人有责。”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(责任编辑 :支艳蓉)

分享到:
35.1K
P020171018397604994034.jpg
·延深阅读
六合在线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乐盈彩票注册 亚洲彩票平台 六合在线 乐盈彩票平台 优优彩票平台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 乐盈彩票平台 乐盈彩票官网